2010年3月31日

分享

大稻埕阿葉仔的茶店仔



阿葉仔,因為體型有點肥壯,我外公有時會叫她大肥葉,是小時常去茶店仔的老闆娘,本來地點在何處我忘了,但後來才幫到環河北路邊.這個茶店仔在我小時侯,是很難忘的,悠哉的座落在舊街區裏,很有味道.河洛話茶店仔,是給人休息喝茶聊天的地方,常會看到茶店仔裏總開著電視,當時楊麗花演的歌仔戲,歌仔戲調充滿了整個茶店仔,好不熱鬧.而現在回想起來,在那段時間裏,我可以充份感受到阿公的悠哉和時光的緩慢,而在那個台北開始大興土木的年代裏,也算是那個舊街區裏,最後幾年的悠閒吧!

每次小時侯放學回圓環阿媽家,總會等阿公從工廠回來,看他會不會去茶店仔.那時大概下午五點多,洗好澡,等著阿公的自轉車上車,往大稻埕的布岸邊前進,沿路上夕陽西下,逆著風騎乘,又剛洗好澡,真是舒服極了,而那金黄色的夕陽打在舊街區裏,配著紅磚的牆瓦,這樣的美景及氛圍,實在難以忘懷.

過去的茶店仔,不是如同現在被污名化的阿公店,暗藏春色.其實是很單純的泡茶給人喝,而且在茶櫃旁還有一堆裝滿糖果及豆子等的玻璃罐,等著我們小朋友來吵鬧要餅要糖的.在這裏泡茶,掌櫃的會先問你要烏龍,香片,還是包種等,以及茶資水費份等,對我們這種每次被阿公帶去泡茶的小小朋友,最樂的當然是可以挑自己喜愛吃的餅乾和糖果,乘在紅色的小透明塑膠盤上,鹹瓜子,紅土花生,醬油瓜子,挫橄仔,李鹹,硬到和咬橡皮一樣的豆干,桃核酥餅還有仙仁等,都是小時常點的茶食,再搭配那潮州泡發亮的茶具,就成了我小時侯每次去茶店仔的主要難忘記憶.而阿葉仔也很懂的討我們小朋友歡心,每次糖果吃完,也都會偷偷的再塞幾個給我們小朋友,讓我們不會不喜歡去她那兒,其實她實在多心,我和我小姐姐都愛死了那裏,那有不愛去的道理.

不過茶店仔的經驗,對我來說還有另外的意義,那時提防剛開始興建,外面都没什麼人,塵土飛揚,有一次阿公在茶店仔裏頭泡茶開講,不亦樂乎.我在外面没事四處閒晃,結果遇到一群人吱吱嗚嗚的,往布岸邊走去,攀過布岸,後面還跟著警察,不知情的我,一時好奇,也跟著過去.黑漆漆的什麼也没有,上了布岸,往河邊地一看,哇!一個人躺在河邊,臉趴在地上,身體浮腫,警察過去一看才知是屍體,這才讓我嚇一跳,拔腿就跑,回去告訴了外公,當天立刻被叫去了收驚,結束了驚魂的一天.這也讓我從小對大稻埕堤防外的世界没什麼好感,一直到開始去騎自行車,才找回那時大稻埕黃金夕陽的快樂感覺.而這間茶店仔,也因外公和外婆搬到大龍峒後,就再也没去過了.後來聽外公說因阿葉仔的女兒嫁到巴西去,也跟著去了巴西,那時總覺得巴西是什麼地方?阿葉仔阿婆過去後如何生活呢?一直到2000年自己有機會因公去了趟巴西去差,才知那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2010年3月29日

分享

小時老路(1)黃金大稻埕茶店仔之路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圓環老路(1)黃金大稻埕茶店仔之路
那天和H大聊天,聊到大稻埕圓環附近,以前有很多小路都因主要幹道拓寬如重慶北路,南京西路等,造成小路被腰斬,變成現今的小巷,斷絕了這些古老街道的生機,頓時間讓我回想起小時侯外公載我坐自轉車,去大稻埕茶店仔,去大龍峒工廠,回西門町老家,以及外婆帶我去後火車站的南興街等的老街道記憶,都和現在我們所熟悉的圓環路徑有所不同.想想乾脆花一點時間,把這些路做個記錄,也算是給懷念小時記憶的圓環,做一個記錄吧.

先從圓環到大稻埕岸邊的這條路開始吧,因為這是我記憶最深也坐過最多次的一條路,主要是阿公很愛抽煙和喝茶,每天傍晚只要有空,都會去找布岸邊的"阿葉仔"茶店仔泡茶.那位置大概在第一劇場後的環河北路邊.從圓環騎自轉車大概要10來分鐘左右,每次大概都是下午五點多,外婆總會先把我抓去洗澡,然後吃完晚餐,坐上阿公的鐡馬,開始這條夕陽西下黄金大稻埕之旅.

沿路先經過南京西路的警察局(己被拆除,現在是空地,南興街要過南京西路到彰化銀行這個行人穿越道,自小就是危險的人行道),再騎向寧夏路,沿途經過就要百年校慶的蓬萊國小(小時常被外公一大早這樣的載去學校),再穿過靜修女中(自日據時期就存在的"明星"學校,日治時期文化協會的發源地),來到北警察署,這個自日治時期就以殖民統治台灣老百姓的警察局,到國民政府來後,還是威權的有名,還記得每次路過這兒,阿公總會提醒和我說不能做壞事,做"龍蠻",不然就會被警察大人抓進去關,現在没想到却變成了"台灣新文化紀念館",時間歷史的荒謬,真是莫過如此啊!


圓環邊的巷口開始,以前這裏全都是露店,1980年以後變成漫畫書店街


我的母校,回到以前記憶的建築元素校門,今年4月3日就一百年校慶了


靜修女中,以前小時侯只有2層樓,寧夏路這排教室都改建了,不過裏面ㄇ字型的三排教室還在,
連禮堂裏蔣渭水成立文化協會的洗石平台都還在啊!(有空再來PO)


外公機會教育的起緣,白色恐怖下的北署

左轉保安街,過重慶北路口的鄭氏洋樓,這附近就可以看到不少茶行,算來也有十來家,尤其重慶北路上的林華泰茶行,總是很熟悉,那種用牛皮紙(我初中時開始換成土黃色塑膠包)包起來一斤的茶葉,就是我外公少數買了三四十年的烏龍茶.走入店口看到的一堆大鐵筒茶葉,那種小時茶行的記憶,仍然没變.


葉金塗宅,現在已成為行政院原民會,保留了精彩的立面四週,但其實只有一面是原始的,其它有的是再加上去的.
而其過往曾為徐外科醫院,是美和中學及少棒隊創校人徐傍興的醫院,其醫院戰後在1956年原先位於南京西路的蓬萊閣
(詳見1956年台灣省醫師名鑑),而後因蓬萊閣拆建而移到保安街這棟葉金塗宅.


保安街上還是可以看到不少老茶行的踪跡


李春生家族的地盤,左為改建後的大稻埕教會,右為改建後的李春生故居.

過了重北,直行保安街,就來到已拆除改建的第一劇場(為大稻埕茶商陳天來所建,戰後改名為第一戲院),這座日治末期全大稻埕最有名的劇場,在日本統治台灣始政40年時正式登場,配合台灣博覽會為台北市當時最大的劇院,從小到大我也只進去看過一次電影而已.穿過延平北路旁邊的210小巷,會先看到右手邊原來是國泰戲院的住宅大樓.轉個彎來到三角窗,陣陣的福州魚丸香就會隨大電扇吹來,這就是有名的佳興福州丸店.右轉民樂街,到安西街9巷時再左轉直行後,那時這些紅磚的老屋,在夕陽光的西照下,就如同火紅的黃金一樣,照耀著大稻埕,而碩果僅存的二三棟清末時期遺留下來的街屋,更是回應了這條舊街悠久歷史的証明,上次拜訪時巧遇屋主,也証實有108年的歷史,而紅磚上的石刻,更可以証明這條悠久的老路,其過往繁華的程度,大可以和迪化街比擬.


改建後的第一劇場,小時記憶中大稻埕唯二具規模的大戲院,另一個就是寧夏路上的國聲戲院


第一劇場斜對面還在的第一唱片,也是老字號的唱片行,現在仍在販售黑膠唱片噢


巷裏右側的國泰戲院,現己改建成住宅大樓


安西街巷內右側歷史淘洗的清末老街屋,仍矗立在巷內,屋簷上的石刻立面實為傑作,但已有些分辨不清了


左側清末108年歷史的老街屋,一樓的圓磚柱既為証明

直行到了迪化街後再直接穿越224巷底,就快到了茶店仔,以前路底有一家甘仔店,總是我在茶店仔吃完茶食後,等待愛開嘴的阿公,四處閒晃時的最佳去處,真不知是否還在,結果上次拜訪時,老甘仔店街屋果然還在,看到它時,當場真的是感動的說不出話來,也証實自己小時的記憶不假.只不過人事已非,物換星移,經營的行業也換成了乾糧雜貨了.而阿葉仔的茶店仔,就在這個環河北路旁,現在也變成了新大樓及公司行號.不過我還依稀記得,最後一次和外公和外婆一起來這喝茶的情景.那時外公和外婆要搬到大龍峒,外婆難得和外公一起來茶店仔,當外婆看到阿葉仔,好像認識了好久的好朋友一樣,開講了好久,一付依依不捨,讓我好是懷念.


甘仔店還在,真是感動,不過現在改為在販售南北貨,屋主也己遷離

Google Map路線圖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黃金大稻埕茶店仔之路

黃金大稻埕1
這份日治末期1945年美軍台北稻埕地圖,可以發現街道方向位置和現在没什麼太大的變化,
但一些顯著的建築物,在地圖中用黑影的方式特別標示出來,以易於在空中辨視,
如第一劇場,現為原民會的鄭氏洋樓,江山樓和蓬萊閣等,當然各學校和教堂也在裏面

黃金大稻埕2
這份1902年明治36年的台北地圖,大稻埕的變化可就大了,
延平北路,重慶北路及民生路(舊稱朝陽街)都只能約略從既有的街道裏略微便認,
那時的寧夏路前段都還不知在那裏,而第一劇場附近的九間仔后街前,有標示一個十字形市場,
約略和現今的保安街78/72巷找到條形街屋踪跡吻合,証明第一劇場所在地以前就是九間仔
而保安街也就是以前怡和街了.地圖上北警察署的位置是右是左也難確認,
這張1902年的地圖顯示現址應為租稅檢查所,日新街警察則是現在的家樂福,
而查証資料真正的北署以前名為"蕃務本署兵器倉庫",於1933年才改設北署.
不過倒很可確定的是,從甘谷街(日新街)到茶店仔這一段,確實是上百年的老路了.
而外公常說的中北街,也更可以確切的認知到底是迪化街的那一段了.

2010年3月18日

分享

清水楊肇嘉古宅



社口楊宅,其實應該算是三棟,而楊肇嘉的這一棟,在這排三棟裏是最裏面的,也是在1935年日治時期關刀山大地震後所再興建的古厝.自己曾拜訪過二次,總是不得其門而入,連對面已蓋住宅大樓的俯視角都因遇不到主人而無法拍攝,不過慶幸的是友站已有拍下它身後最後幾年的記錄.讓人感嘆老宅若没人住,不僅生氣全無,崩壞的速度也非我們能够想像,更重要是,後人要如何處理祖產,又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不過,面對的是一個無心的地方政府,就算宅裏也有人有心保留,也無外力可助吧. 不過話說回來,那附近以前古厝超多,很多年前,也還有一棟蔡宅被拆,而清水這個過去文風鼎盛的小鎮,若地方人士或政府再不努力對這些古厝進行保護,再過没多久,這種事件應會時時上演.

個人雖無緣入內拜訪,不過單從那洗石圍牆上氣派的扇形柵窗及豪氣的雙層斗門,表現出不同於紅磚三合院的斗門風格,就知這棟古厝有著不凡的身影.往內望去,裏頭還些許看到如同"虎鼻"的特殊造形柵窗,直是台灣現階段少見的建築圖騰元素.不過,讓我最感興趣的的是側門口處有一座龍形吐水的水龍頭洗台,那是現階段全台灣少數還可以看到完整的龍形水洗台(另一個我曾在北港的振興戲院內看過,不過没那麼精美),在2007年因故前往芳苑的路途中前往拜訪,實在讓人驚喜連連.

這樣一位台灣史上著名的政治人物,幫助日治時期的清水海線爭取到西部鐡路經過,而戰後任民政廳長時期,又協助島內辦理地方自治選舉的政治人物(其事績和林獻堂一樣,說也說不完),現今晚年的六然居故居却遭到如此下場,從楊肇嘉過世至今不過30年,本一直以為還有機會再去拜訪好好記錄的故居(因為坐西向東,最佳拍攝時間為早晨),却已成煙滅,令人直呼嘆息.這可以算是自2009年初以來,汐止周宅無預警的被陽明海運拆除,另一個重大的歷史性建築再次罹難.若台灣每年都依這樣的速度拆除一個重要政治人物的歷史故居,那以後我們可以記念且對台灣有貢獻的政治人物的故居,看來就只剩最有貢獻的蔣介石及蔣經國了吧!也麻煩海線有名的豬哥標,除了媽祖要拜外,也不要忘了幫助海線以前,為地方盡心盡力的政壇老前輩吧!

拍攝時間2007年7月

社口楊宅共三棟,楊肇嘉的故居在最裏面的一棟


故居庭園前的斗門,不同於清代紅磚的風格,柱頂還有勳草紋
對連中表現出坐西向東面對清水鰲峰山的方向


門牌號碼似乎之前有換過


洗石圓形柵窗,只能斜視,有隱密透視之功能


另一側扇形柵窗


第二進的舊貌,不同的八角柵窗


庭園裏的"虎鼻"柵窗,這個圖騰真的越看越像虎鼻


長滿雜的龍口水洗台側面


三個座,不是一個座.一個龍口座,二個鯉魚口座,全部都是洗石技法,可惜一個已不見了,現在整台應該了無蹤影了.


座落在高架快速道路旁的一側,坐西向東的格局

延伸閱讀:
李奕興繪工房:清水楊肇嘉故居拆除
http://tw.myblog.yahoo.com/jw!IRIVYuCLGR88TOiv89wZ10Cdtw--/article?mid=1972&prev=1984&next=1970
阿逹碼:楊肇嘉.天賦宅
http://naturallybread.yam.org.tw/2006-adamanotice/oldhouse-y3/oldhouse-y3-101.htm
吳三連基金會:楊肇嘉留真集序
http://www.twcenter.org.tw/a02/a02_08/a02_08_03_5.htm
中國時報:楊肇嘉百年故居拆遷,地方難捨

2010年3月15日

分享

Sony F717紅外線功能和古蹟彩繪的拍攝



很少在自己的BLOG裏談電子產品,因為不想在自己的天地裏再搞一些和工作相關的東西,不過,這一篇放在心裏好久的文章,倒想讓一些喜歡拍彩繪的朋友,分享一下自己小小的發現與經驗.

在廟宇裏拍彩繪,常會遇到要不是光線不足,就是遇到壁上的彩繪,因年久失修,或因位於正廳或神龕附近,而一片黑漆,完全無法入鏡的窘態,若是遇到光線不足,把ISO加大,在單眼相機上倒可解決(只是要承担畫質變粗的問題).可是若遇到一片漆黑長年累積的煙燻厚垢,那一般相機可真是没輒.不過,在很偶然的機會裏,到一間古厝的正廳拍照時,正愁因那層厚垢無法細睹黑垢下的匠師風彩時,手裏正巧同時帶了另一台已有6年以上機齡的Sony F717,想說當時紅遍相機界的紅外線功能,不知能否大顯神威,結果一試,正中預料,完全現形,那時長年累月被黑垢下所掩埋的仕女,士童,老翁等人偶,一個一個現形,突然的影像,讓我甚為感動,好似上一時代的人,突然現形在你面前,和你打招呼一般,那也是讓我開始愛上老房子攝影的開端,而這隻本來己經準備被我拍掉的F717,反而意外成為我拍攝的利器寶貝(市面上好像除了以前SONY的F系列,其它都没有這個功能).也因為它我能看到更多不同的細節.強烈建議愛拍廟宇彩繪的朋友,手上若有F系列紅外線功能的相機,不要亂扔啊!


未拍之前已被黑垢模糊的彩繪


使用F717後的影像,好像活了回來


未拍之前已被黑垢模糊的彩繪


使用F717紅外線功能後的影像


未拍之前已被黑垢模糊的彩繪


使用F717後的影像,好像活了回來


其它被埋藏在黑垢裏的彩繪佳作


其它被埋藏在黑垢裏的彩繪佳作

2010年3月14日

分享

台灣戰後台語歌曲的黑狗兄--洪一峰



這些天看到台語歌曲國寶洪一峰的過逝,感觸真的很深,他代表的,正是台灣一個時代的過去,而這個時代,卻也是台灣人在苦悶的戰後,面對不同文化衝擊下,因緬懷過去所產生出文化重組後的日本另類連結,那時一切的發展不易,新的國語對他們而言也不易運用,使用自己最容易操練的河洛語,搭配著自己最熟練的日本曲調,產生出家喻戶曉的台語歌,不知安撫了多少的台灣人,而在那個時代裏,幾乎是各地鄉鎮庶民集合場所共有的音樂記憶,各地夜市露店裏四處都撥放著他的音樂,尤其我小時侯的圓環很多唱片露攤都很愛放他的音樂,而那個現象,正是台灣在228事件後,痛失高等教育精英份子後,所展現出庶民母體裏無法抺除的文化現象.這個現象正如日本的昭和時代美空雲雀一樣,在日本到現在還在懷念的昭和不死鳥,遠永深刻的烙在我們的心中.而這個時代的庶民現象,也不是後來政策上的"唱我們自己的歌"那樣,如此的天真而無解的.更何況,洪一峰算是最有創作能力的歌星呢!


延伸閱讀:
洪一峰:唱作俱佳的歌謠創作者
http://www.taiwan123.com.tw/musicface/face09.htm
亞洲音樂:台灣歌謠傳奇:
這一套歌謠是給那些想聽歷史老錄音的好記錄專輯,單聽背景的錄音就很值得了.
洪一峰有名的歌曲:
聽這些老音樂,那單純的背景錄音,實在很迷人.

山頂的黑狗兄

作詞:佚名 作曲:日本曲 編曲:洪敬堯

山頂一個黑狗兄 伊是牧場的少爺
透早到晚真打拼 牧場開闊歸山拼
嘴唸明朗的歌聲 透日歌聲唸抹定
伊的歌韻真好聽 聲好會唸介出名

有聽聲看無影 U Lay E Lee
歌喉響山嶺  U Lay E Lee
歌聲幼軟緣投得人痛 U Lay E Lee
U Lay E Lee U Lay E Lee

阮的貼心黑狗兄 逍遙自在真好命
姑娘聽著心肝神魂跟伊行 央三拖四甲伊求親晟

舊情綿綿

作詞:葉俊麟 作曲:洪一峰

一言說出就要放乎忘記哩
舊情綿綿暝日恰想也是妳
明知妳是楊花水性
因何偏偏對妳鍾情
啊……不想妳 不想妳 不想妳
怎樣我又擱想起
昔日談戀的港邊

青春夢斷妳我已經是無望
舊情綿綿心內只想妳一人
明知妳是有刺野花
因為怎樣我不反悔
啊……不想妳 不想妳 不想妳
怎樣我又每晚夢
彼日談情的樓窗

男子立誓甘願看破來避走
舊情綿綿猶原對情意厚
明知妳是輕薄無情
因何偏偏為你犧性
啊……不想妳 不想妳 不想妳
怎樣我又擱想起
昔日談戀的港邊

淡水暮色

日頭將要沉落西 水面染五彩
男女老幼塊等待 漁船倒退來
桃色樓窗門半開 琴聲訴悲哀
啊 幽怨的 心情無人知。

矇隴月色白光線 浮出紗帽山
河流水影色變換 海風陣陣寒
一隻小鳥找無伴 歇在船頭岸
啊 美妙的 啼叫動心肝。

淡水黃昏帶詩意 夜霧罩四邊
教堂鐘聲心空虛 響對海面去
埔頂燈光真稀微 閃閃像天星
啊.難忘的 情景引心悲

思慕的人

作詞:葉俊麟 作曲:洪一峰

我心內思慕的人 你怎樣離開 阮的身邊
叫我為著你 暝日心稀微 深深思慕你
心愛的 緊返來 緊返來阮身邊

有看見思慕的人 惦在阮夢中 難分難離
引我對著汝 更加心綿綿 茫茫過日子
心愛的 緊返來 緊返來阮身邊

好親像思慕的人 優美的歌聲 擾亂阮耳
當我想著你 溫柔好情意 聲聲叫著你
心愛的 緊返來 緊返來阮身邊

台北發的尾班車

不願露著心焦急 舉頭看天星
淒涼的夜景愈引我稀微
望再見 望再見 今晚總是要分離
啊~~啊 台北發的尾班車 要開去

離別雖然咱雙人 無奈的同意
有心來相送應該的代誌
望再見 望再見 何必想伊目屎滴
啊~~啊 台北發的尾班車 要開去

抱著悲酸的心情 坐在車窗邊
想起彼當時純情的言語
望再見 望再見 愈想愈糟亂心機
啊~~啊 台北發的尾班車 要開去

可憐戀花再會吧

作詞:葉俊麟 作曲:上原Gento 編曲:張乃仁

雖然是 無願意 甲伊來分離
一旦被風拆散去 抱恨無了時
只好忍著 傷心淚 孤單到湖邊
啊 啊....薄命戀花
再會啊再會啊

雖然是 十五暝 月色帶柔意
水鴨單隻在水墘聲聲訴悲哀
已經破去 青春夢 何必再想起
啊 啊....無緣戀花
再會啊再會啊

雖然是 不得已 看破了情義
夜蟲因何嘆秋風 悲慘哭歸暝
只是令人添稀微 大哮喘袂離
啊 啊....可憐戀花
再會啊再會啊

以上歌詞轉載自※Mojim.com 魔鏡歌詞網
以上音樂轉載自Xuite 影音

2010年3月10日

分享

台南街巷裏的-門


在前後二次台南拜訪,老街巷裏的光影,印象最深的,應該是那個"門"
每天都要....面對,打開,關門.
斑駁的門,花草的門,國防綠的門,紅帶的門

不過門上手把旁,為什麼要挖個洞再做一個小門呢?
這實在是台南老街裏最有趣的影像了









2010年3月7日

分享

廟裏的天使--觀李奕興專訪有感

今天在家裏看了公視的獨立物派員,其中一篇"廟手回春單元,介紹了鹿港彩繪師李奕興老師海綿寶寶創作,無意間解答了我心中長久以來的疑感,為什麼有些歷史悠久的地方廟宇,其石雕,柱頭彩繪等,會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圖騰如西方的小天使,內嵌於八仙過海的石柱裏.原來這些小創意及突破,都來自於虔誠的宗教信仰及匠師對自己手藝行業的熱愛,讓過去在重修寺廟與創作時,產生了互相激盪.也讓人們在參訪地方心仰中心的同時,滿足了人們尋寶的趣味.也証明台灣廟宇裏的活力,早已深刻的印烙在廟宇的空間裏.但現今的古蹟修復,到底要呈現如何的面貌?是要原汁原味(如採歐洲用科學的方式細細把大師作品一一回復),還是要採人文時代的連結精神,在古意上加入新的時代元素.這到是個有趣的修復現象的觀察吧!不過台北大稻埕的陳祖厝修復工埕匠師陳世仁說的好,若現在工藝做不到的,就不要亂動,保留它那個時代留下來的美,其它要修復的,讓現代的匠師賦予新的技術及意涵,重點是那個誠心!


西螺祟遠堂


台南城堭廟--這種風格,不知是不是受街屋洗石牌樓巴洛克風影响,在八仙石柱上雕天使


大林甘蔗崙--不知是天使還是可愛的惡魔


大林甘庶崙--這應該是泥塑天便,被嵌在水車堵之上


台南麻豆街屋,西方天使風格但稍帶點福氣,很多大正時期街屋都有天使圖黱,應是以此影响重修時廟宇的匠師創作吧!

公視:獨立特派員:廟手回春--李奕興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