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4日

分享

淡水的"黑鬚藩"--讀馬偕台灣回憶錄有感.




在不便於"動"的日子裏,挑了本西方傳教士在東方傳教及拓荒的馬偕回憶錄,想了解一下百年前的北台灣,到底是什麼模樣!本以為只是傳播福音的一本自傳,却讓我花了2天的時間.仔細的咀嚼馬偕在台灣的點點滴滴.除了對台灣的各種動植物,風土人情及傳教時的故事外,帶給我的,更是多了一個異鄉人把Formosa當成自己鍾愛之地的感動.這種愛,不是現在每天嘴巴說愛台灣的人所能比擬的.


馬偕(George Leslie Mackay,1844年3月21日-1901年6月2日)1872年自加拿大多倫多坐船經香港,汕頭到淡水,當確定要在北部傳教時,整個北台灣還是基督教的處女地,也可想見偕博士初次傳福音之困難.但在書中,可以完全感動於偕博士對上帝信仰之堅定,幫助基督徒在異地克服各種困難.無論是第一個收受的弟子阿華,還是在各地宣教時所遭到漢人無可理喻的反教會抗爭,亦或是身處生藩部落時與遭遇獵人頭者意慾侵害時的情境,都讓我閱讀起來感受到一個傳教者為了信念勇往直前的偉大.更重要的,越没人要去的地方,則越是他認為上帝要他去做的,也因這樣,書中記載了不少有闗對東台灣如噶瑪蘭,侯侯社等珍貴的敍述.



馬偕在台灣共29年,歷經了同治,光緒,中法戰爭,甲午戰爭,日治時期,正是台灣進行邁入近代國家社會的初階段,書中對早期漢人的未開化及中法戰爭漢人因仇外所引起的焚燒教會的事件多有詳細的描述,以一個不是基督徒且己身處國際社會的台灣子民的我,當用馬偕博士的眼光來回憶當時的事件時,是極為有趣的事.當然我們現在能用一種開放的心態來面對台灣的基督教或是台灣傳統的寺廟民間信仰時,我們正不是也應該感謝這些過去傳教的長老教宣教士們的犠牲與奉獻,讓台灣的社會有更多元的宗教信仰及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