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0日

分享

Keith Jarrett Trio "I fall in love too easily"



I fall in love too easily 有好多個版本,個人最喜好的並不是這個版本,而是以下link的那個版本,不過你還是可以從youtube版本上看到 Keith Jarrett每次神情專注渾然忘我的"自彈自唱"的神影,精典而難忘,而Live at the Bluenote 的這個版本,長達27分多鐘,却是我個人喜愛的TRIO VERSION裏的精典,可以和Koln Concert 的第一曲相比了.那種詩意和諧又收放自如的即興,放眼望去,無人能及,再加上固定tempo背景的音樂下,Keith即興的觸鍵魅力,更是讓人佩服之至,不同於鋼琴Solo的專注,却多了三個人合作無間的即興魅力,聽來這三人組,隨著時間的年長,越覺的是Bill Evans Trio外的另一組 TRIO經典,只不過,這一組有的,是現存在世的演奏機會,仍在全世界為自己堅持的音樂,服務著全球的樂迷,而台灣,似乎是一塊一直被ignore的地方,還是一句老話,"Keith, 何時能够來台灣啊!"

http://www.amazon.com/gp/product/B000VHRYJC/ref=dm_mu_dp_trk25/189-0636329-4729859

2009年10月4日

分享

見義忘身



台中公園,和台北新公園齊名,成立至今上百年,那天在停車場出口處,儼然立了一座斑駁無人照顧的銅像,面對著不知方向的方向,與偉大的孫中山先生背對而立,其台座下寫著"見義忘身" "蔣制經國輓","益勝君XX",雕像手裏拿著繩索,應是表揚捨身救人之義舉,其雕像昂首之姿,無畏無懼,和公園內的氛圍相比,真的是"超現實而荒謬".









2009年10月3日

分享

"Queen & David Bowie" Under Pressure



何謂巨星? 有人說大將之風,亳無畏懼,有人說擁技超群,無與倫比,但要像Freddie這樣,能寫,能唱,能演,能玩,又能鼓舞觀眾,就算去世這麼久了,也不是看大電視,只是個小youtube的現場演唱會錄影撥放,還是讓人可以感受到那種巨星天生就該誕生在舞台上的必然和一定,是無法比較的,也是一種時間上的偶然,和 Keith Jarrett的Koln Concert 一樣,唯一而永恒.

這場在英國的Wembley Stadium的Queen演唱會,在西洋搖滾史上,算是極為成功的現場搖滾演唱會,細究其因,Freddie 的演唱功力及舞台魅力,實在無人能比,整個演唱會下來,亳無冷場,尤其,這首Under Pressure,其開始前的即興花腔帶動觀眾氣氛,實在放眼樂壇,無人能出其右,只可惜這首由Queen和David一起寫的Under Pressure,在該演唱會中無法聽到Bowie的合唱,但仍可在這個現場演唱會中,看出Freddie獨唱的功力,實是相當驚人.

1985-1990這段西洋搖滾音樂,是UK和美國最風華的年代,尤其UK,那種華麗及人才輩出的現象,到現在還是歷歷在目,不僅唱腔多原,樂種,歌詞,舞台,跨張的形象等,都讓人目不瑕已,這首Under Pressure,也是如此,敍述人在高度都市化的結構體裏,被扭曲的生活和心靈,唯有透過"愛",才能滋潤你我已被遺忘的心,這種文詞,加上Freddie這種即興又有詩意的唱法,實在很難被人遺忘.尤其那個穿著"鵝黃戰服"的舞台天才Freddie,深刻而永垂不朽!


歌詞翻譯:

Mm ba ba de
Um bum ba de
Um bu bu bum da de
Pressure pushing down on me
壓力, 降臨在我的身上.
Pressing down on you no man ask for
降臨在你的身上, (沒人想要它.)
Under pressure - that burns a building down
壓力, 可以壓垮房子,
Splits a family in two
分離家庭,
Puts people on streets
讓人們流離失所,

Um ba ba be
Um ba ba be
De day da
Ee day da - that's o.k.
It's the terror of knowing
知道真像是恐怖的,
What this world is about
當你了解這世界究竟是怎麼回事.
Watching some good friends
看著好友們,
Screaming 'Let me out'
大叫著: 放了我,
Pray tomorrow - gets me higher
起禱明天, 我能高升.
Pressure on people - people on streets
這是人們身上的壓力, 讓人們流離失所的壓力.
Day day de mm hm
Da da da ba ba
O.k.

Chippin' around - kick my brains around the floor
在四散的碎片中, 無主的四處遊走,
These are the days it never rains but it pours
雨, 在從不落雨的日子裏, 傾盆灑下.
Ee do ba be
Ee da ba ba ba
Um bo bo
Be lap
People on streets - ee da de da de
流離失所的人們,
People on streets - ee da de da de da de da
流離失所的人們,

It's the terror of knowing
知道真像是恐怖的,
What this world is about
當你了解這世界究竟是怎麼回事.
Watching some good friends
看著好友們,
Screaming 'Let me out'
大叫著: 放了我,
Pray tomorrow - gets me higher high high
起禱明天, 我能高升.
Pressure on people - people on streets
這是人們身上的壓力, 讓人們流離失所的壓力.

Turned away from it all like a blind man
轉過頭, 假裝是盲人, 不去看它,
Sat on a fence but it don't work
坐在牆頭, 任由(壓力)帶著兩面倒, 也沒辦法解決問題,
Keep coming up with love
嘴上掛著 ”愛”,
but it's so slashed and torn
給的 “愛” 卻盡是帶來受傷與撕裂感,
Why - why - why ?
這是為什麼?
Love love love love love
愛愛愛愛愛…
Insanity laughs under pressure we're cracking
壓力下, 我們擠出了失神的笑容,

Can't we give ourselves one more chance
為何不再給自己一個機會,
Why can't we give love that one more chance
為何不再相信一次 “愛”,
Why can't we give love give love give love give love
為何我們不能再次愛人?
give love give love give love give love give love
付出你的愛,
'Cause love's such an old fashioned word
愛是如此老掉牙的一個字,
And love dares you to care for
但愛卻能讓你放開胸懷去關心,
The people on the edge of the night
關心那些瀕臨崩潰邊緣的人們,
And loves dares you to change our way of
愛也能提醒自己,
Caring about ourselves
該去善待自己,
This is our last dance
這是我們最後 (關懷他人) 的機會,
This is our last dance
這是我們最後 (善待自己) 的機會,
This is ourselves
這裏在說的是關於你我,
Under pressure
在壓力下討生活的 (你我),
Under pressure
Pressure



我個人還蠻喜歡紀念 Freddie 演唱會中的這個David & Lennox的版本,若說Freddie 在原唱裏那種即興及特殊聲域所帶領出來的撩亮歌聲打動大家對抛棄壓力pressure的渴望外,那Lennox版華麗的舞台表演及即興與David似深情又同理的和柔假音,也讓在壓力下的聽眾更加對照出華麗表演下,這些大明星那無所依靠下,內在一顆碎弱的心,仍需大家的觀照及愛護,尤在Freddie死時的紀念演唱會,及最近Michael的去世事件下,更顯真誠.


這是Lennox和David在上一首演唱前,舞台後的Rehersal,雖尚無法看到Lennox華麗驚人的舞台表演,但已可以看到素顏下的Lennox,和David Rehersal時,已無法隱藏的自信與光芒.



延伸閱讀:
Under Pressure - 壓力下的你我 噪音室

2009年10月2日

分享

台中老樹裏的咖啡記憶



這杯咖啡,非常有名,當然是針對4,5年級以上的老台中人而言.位於民族路及平等路交叉口上的這家咖啡廳,相當特別,店家門口有一顆老榕樹開幕時就已存在,或許也剛好和自己的咖啡廳名稱相對映,漸漸變成了該咖啡廳自己的標籤.而店裏最著名的,是那杯經過Syphon上沖下洗的熱咖啡,味道厚重而濃郁.未入口就已香滿廳室,亳不掩於瑜.

在今天四處都可以買到咖啡的台灣,怎樣的咖啡是你喜歡的咖啡?這樣的問題,每年都有不少有志於此的年輕人, 躍身學習並尋找自己夢裏的咖啡,但在30/40年前,台灣的咖啡文化又是怎樣?那時的味道又是如何?我想應該是只有回到台灣的各個城市老街區裏才找的到答案吧.

台中這家老樹,其附近就是當時有名的南美,中美咖啡的所在地,那時流行的咖啡主流,大都是指日式Syphon所沖煮出來的,才是真正的咖啡,LATTE和義式,在台灣都還不知有没有,因為看那沸騰的熱水,隨著玻璃管一吸而上,與吧枱手磨製好的咖啡粉末互相激盪,溶郁出濃純碳火焦香的煙霧,在水與咖啡共舞交溶到無法再分你我的同時,冷卻而下,放浪而盡, 成就了那下Syphone的咖啡濃蜜精華,也讓坐在旁邊等待咖啡的客人生津仰望,這樣的過程,同時也滿足了饕客在吧枱前觀賞吧枱手用Syphon烹煮咖啡時所發展出的特殊風情,更有甚者,皆視此為最佳咖啡表演噱頭,所以那時到該種咖啡店家,吧枱前的那一排座位,大都坐無缺席,也多是行內人才知道的最佳觀賞位置.

進入這家老樹總店,你可以感受到過往繁華的咖啡香,配合那陳舊耐用的歐式老座椅,木頭厚質的把手已因客人的光顧而磨秃光滑,迎接而來的咖啡,是那濃厚不去的咖啡香,如沉如煙,嬝繞不絕,令人難以忘懷,拎起杯耳小啜一口,滑順入口而厚重沉醉,一點驕膩扭捏之姿都没有,這樣的咖啡風味,實非現在市面上咖啡店所販售的咖啡飲料所能比擬.它代表的是一種成人入世的滋味,那是少年輕狂,一飲而盡的暢快所能比擬.

高中時,隨父親來台中幫忙餐廳工程,家父常喜光顧老樹,那是一個記憶裏的光影,對我,對家父都是,咖啡入我家歷史悠久,小時就常見家父自家用Syphon親煮咖啡一起品飲,更常聽父親訴及老舅公在日本時代,因工作因素,在台日的郵輪上工作,每每回到台北,就常常在家裏煮起咖啡,應算是我們家西方文明的初體驗吧,對我們當時要以做粗重鐵工的家父來說,小時候能親臨那特殊的器材,煮出那如醬油般黑漆但香味四溢的熱飲.應是他一輩子難忘的事.而能讓家父光顧老樹,也是因它那純熟的技術及豪放的冷氣(每次進去冷氣好像不用錢的)讓我們在台中熬熱的中午,有一個不錯的休憩之所.

上了大學,到成功嶺,家人探親,也是到老樹,這樣的店家,對我而言,已不只是記憶而已,時間中的情感也已溶入那一杯黑金的咖啡裏.雖然台北也有分店,但那一顆老榕樹,紅磁磚的小平房,幽黑又被磨到發亮的歐式座椅,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在台中,在老樹,在咖啡裏.


永遠的老榕樹招牌,茂密而旺盛


泛黃的老樹英文銅字招牌


咖啡老樹的下午時光



檢視較大的地圖

地址:台中市中區平等街35號
營業時間:AM11:00-PM5:00



延伸閱讀
老樹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