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6日

分享

京都的錢湯


京都,日本城市文化的精髓,雖位處關西,和大阪神戶共形成三角形的城鄉規模,但當地人一直認為自己不是關西人,而是"京都人",拜訪這麼多次的京都,從觀光客最喜歡的春秋寺廟建築和地景,到新奇條通裏的手工樣物,自以為對京都已够了解的我,在拜訪了京都的西陣和大德寺附近的街區之後,才知,京都人庶民的生活,和真正京都人生活的氛圍,原來是如此的低調,如此的平凡,但又如此的淵遠流長.


西陣巷裏的船岡錢湯和已經被改成さらさ西陣cafe shop的旧藤の森温泉,算是這次採訪的大驚奇,一方面因為"送行者"裏對日本錢湯一一關門的情節,讓我懷念起小時侯在圓環巷子底的公共浴池(絕對是日人留下來的遺跡,不是上海人帶來的),想找看看日本還有没有這樣的地方,也順便發現這樣的錢湯,在日本真的是越來越少.而西陣這家仍在營業的船岡錢湯,算是日本最有名的錢湯,大正時期遺留下來的花磚タイル,被大片的運用在浴池裏,仔細觀察其貼法,才知道原來這些タイル的花色及形式,其原始貼法及順序是有規矩的.想想本來在日本被製造出來的大量花磚,被運用在浴池錢湯裏,到了台灣,散落在各鄉鎮,被裝飾在紅磚三合院中脊上,當做一片一片的圖紋花磚,實在有趣.同樣的材料,不同的應用,這才是最典型文化差異運用的奧妙所在啊!


不但如此,錢湯裏的木雕,也很讓人驚奇,除了日本傳統的松櫻梅壽等圖案外,居然也有二次大戰的陸軍士兵和零式空中戰鬥機的戰鬥的木雕,那種圓渾的雕法,倒讓人想起台灣昭和初期廟宇改建時一些和洋風格的紳仕木雕和西洋天使,同樣都是傳統技藝在時代演進下保留的重要痕跡.在加上保留完整的時鐘,都再再仿佛讓人掉入時空隧道裏,老建築和老行業,在這裏得到了最佳的保存.


隔了小巷旁,有一間休業的旧藤の森温泉,現已被改成さらさ西陣的cafe shop,讓人也同樣感動.更大片的花磚タイル,和二樓的文化展示場,都讓人掉入曾是華麗公共錢湯,成功轉型為咖啡文藝的公共空間,繼續服務市民的的魔幻領域裏.空間思考後的再造,及同是歷史公共空間的延續,才是城市街區裏市民生活維繫之所在.錢湯,咖啡廳,同是付費的街屋公共空間,並没有因轉型成咖啡廳而喪失了做為社區人與人交流對話的可能,也讓本己失落荒廢的市民關係,透過咖啡的公共空間再次連結起社區人與人的關係.也看到了都市發展中,空間如何被延續與社會對話的可能.而不是只是為了商業生存或為了保留而保留所產生的被動空間利用.


走在京都西陣的街道裏上,居民低調悠閒,城市景觀諧和自然,没有四条觀光客的扭捏,也没有三条脫亞入歐時的赤煉瓦建築,有的,只剩京都庶民裏的生活氣味,老店,生活,簡單,以及永續對待各種資源的生活態度.而市民態度,才是決定一個城市的未來.

看著京都,想想台北,如何喚起台北市民的市民態度,才是一個城市的靈魂.也真希望台北能再找回做為一個台北市民的靈魂啊!


偌大的空間全被改成咖啡廳,也算是公共空間的一種延續吧!


不要懷疑,花磚タイル原本就是這樣用的


錢湯天花板的漂亮木雕,內容應是鞍馬天狗的故事吧,我猜!


遺留的花磚順序,算是對過往錢湯歲月的敬意
看到這樣的氛圍,我不得不承認,台灣的京都,只有可能在台南,台北,加油啊!

2010年11月3日

分享

荒島重生--淡路島夢舞台和兵庫花博


1996年的兵庫,正拿到花博的舉辦認証,經過1995大地震的洗禮後,整個近畿地區也正在進入災後的重建,而剛拿到建築普利茲獎的安藤忠雄,也早選擇以淡路島,加入綠色環境的要素做為2000年兵庫花博的主場地.淡路島,曾是1994年完成填海造陸関西空港的石塊主要提供場,當時在完全信仰人定勝天的日本建築界,把関西機場當成極為重要的工程成就,而淡路島上這塊山坡,却因土石的開挖,變成土泥色的場域.而安藤自接下淡路島起,花了無數的精神給予重建回歸自然為主的花博空間,讓淡路的這塊荒廢島嶼,獲得重生.


不僅如此,曾在他的自傳書中提及,"如何讓市民的參予及走出地震後的陰霾,是當初在想像設計時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希望讓全民參予的安藤,在建造夢舞台同時,以網際網路號召全國人民,幫忙找尋上百萬的扇形貝,做為建築域空間的舖設之用,以代表人民對淡路大地震時死去老百姓的紀念,種種的理念,都可以看到"重生"和"市民參多的精神",也讓2000年完成後的淡路花博,象徵的讓市民走出了地震的陰霾和展現了市民的驕傲.


參觀安藤的夢舞台,是一件非常有趣的建築之旅,在這塊大樂園裏,似乎快變成他建築的實驗場,可以看到他對建築史裏各種建築形式的致敬.山迴廊裏己被簡約後的長形迴郎,圍繞著扇貝為底的水池,簡直是羅馬浴池樣式的極簡版,Oval Forum裏,隨著橢圓形建築中庭裏的廊道拾階而上,高聳如井的景像及壁上的日軌,再加上不同於以往的建築語彙(用了不少裸石塊堆積出的壁紋),都顯示對映羅馬競技場的推崇,一旁的空庭,又像是在對希臘羅馬神殿花園建築的回相.再加上最著名,也是安藤自六甲住宅案以來最善長的山坡幾何架構的百段苑花圃區,都再再看的到在這塊園區,安藤不僅讓自然和人找回了重生的意義,而自己也重新再温習了建築史的各種樣式,也同樣玩的不亦樂乎.這種以2000年淡路花博為手段,透過順應自然改造地景而影响後世的功力,實在令人感嘆,台灣還要多久才能有這樣有中心思想却又能對地景有貢獻,長長久久的建築案呢?


在參觀途中,腦海裏一直浮現出宜蘭親水公園冬山河的景像,優良的公共工程,不因預算之多寡而有所妥協,冬山親水公園也是運用很多市民參予和就地取材的案例,不因預算而影响市民對工程參予的認同感.有心的案例,都是端看主政者的心態,夢舞台裏也是如此,大型成功的公共工程,耐的住時間歷史的磨練,不論任何的因素,都不影响其工程最終理念的實現,在夢舞台和冬山河的親水公園裏,我們都可以看到在活動結束的若干年後,工程所製造出來的品質其精神,仍讓人讚嘆.


反觀最近台北市的花博,吵的沸沸揚揚,好像似乎一定得支持才行,身為中山區子民的我,看過相關照片和措施資料後,實在不知這個花博對台北市民的意義是什麼?到現在離花博最近的新生北高架橋下,對生民不顧,臭氣沖天的大排水溝仍然依舊,遠方却是宣稱傲人政績的台北花博,再加上中山北路上那兩個大區塊裏被移走的大樹和全是遠從山上盆栽種植下來的花卉,整個精神都反而是倒退到以前菜市場花卉展覽的風格,這樣的美學,没有市民的參與,也没有任何中心的理念和思想,再加上不知為何的綠色美學,再加上展後建物至今用途眾說紛芸,這樣的花博,實在有待再加強!真希望台灣的永續經營理念,不是口號,而是如同菩薩一樣,眼睛是往下,顧及普羅眾生的啊!


Westin Hotel的二樓大廳,是通往會場的重要通道


OVAL FORUM, 算是安藤像羅馬競技場的致敬之作吧,我想!


橢圓的柱體,ARCH的噴泉水池,建築體內旋級而上的走道,壁上的日晷,高聳入雲的柱體和塔台


從海回廊望向百段苑,貝之濱和空庭


海回廊裏望向Oval Forum和奇跡之星的植物館,以及舖滿扇貝的海之廊


山回廊裏,簡直是羅馬浴池的極簡版


線條,光,影,水,空間,簡單而多變,是安藤善長的手法風格


公共建築在安藤的作品裏一定有的圓形空心鋼製扶手.只是這一次是扇形


高入雲端的百段苑電梯及扇貝舖滿的水中梯池,形構成山,水,人的意象


空亭裏的拾級階梯和清水高挑廊柱,像極西方希臘的神殿,和羅馬法國的花園階梯(台北故宮的階梯也是)


空廊裏紀念夢舞台興建時,整個地景從無到有綠化的過程和變化
時時刻刻警惕不良的工程決定,將造成不易回復的破壞


一旁的瀑布水景通道,渲洩的聲音,是在警剔人們自然的可貴和資源無盡再利用的重要


廣場最中間的Circle Forum,再一次看到安藤建築裏空的力量
這才是安藤在這個大建築展示場裏,最想表達的建築中心思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