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7日

分享

變形金剛的西本願寺


國小時侯,老媽家曾住在理教公所後面,西寧南路上一排三層樓的透天厝,
三樓背面廚房的後尾門可以看到還没火災前西本願寺的那個鐘樓和主建物伽藍,
和東和禪寺的印象有點像,都是早期日本時代遺留下來的建物,
同區塊裏其實還有西寧南路後段現存的法華寺,也是日本時期有名的寺廟
我還記得以前小時侯曾在法華寺門口和兄姐們一起煮"碰糖"和撈金魚呢!
不過不同的是這個區塊更大,且龍蛇雜處,和14/15號公園一樣,
有時會聞到炭火煮飯味,以及早晨雞啼的聲音,實在令人難忘.
互相比較,實在和林森北路上14/15號公園,
以及中正區台北監獄的官員宿舍一樣,都算是很早期逃難來台的眷村之一.
結果不知那一天,應該是蔣介石掛掉那年,突然火災,
我還記得那時三樓廚房後門一打開,還看的到那一大片違章,
加減冒著黑煙.其實那一片違建,
也養活了不少的餐廳,什麼四川活魚,山東大饅頭,小吃浙江飯館等,
和中華路上的中華商場,一起供應不少外省口味的餐飲.
記得裏面有一間飯館,就在理教公所門口處,賣著四川紅燒鱸魚,那味道之辣,
和一旁圍桌時大人一起叫的紹興酒,成為我小時侯印象深刻的外省餐廳記憶.
而飛碟唱片裏有名的已逝歌手"蔡藍欽",也是住在西寧南路上附近的長沙大廈裏.

有時想想,這輩子住的地方,和以前外省違建眷村住附近,
而日本時代日本人遺留下來的空間建築,大陸來的外省人,以及我們在地的台灣人,
形構出一個老台北過去60年來非常奇幻而有趣的城市空間及百姓族群關係.
但若用威權領域的空間來看,這些日治時期的空間,到國民政府來台,
全讓這些老榮民軍隊住在圍繞總統府周邊日治時期的重要空間裏,其實也是承接日治的空間邏輯.

西門町的西本願寺,大正町上的三板橋公墓,
原為台灣步兵第一聯隊,後曾為陸總部,現為中正記念堂的區塊,和一旁的台北刑務所,
都屬這類的空間.尤其中華路上三線道的中華商場.更是國民政府來台後這類政策的徹底實現.
這種空間權力的關係,好像台灣人要和中央權力產生關係,一定要跨越這些被圍在外圍的外省人一樣,
真的是1987年以前社會權力結構的城市表徵啊!

這樣的承接,也讓整個台北市空間出現極大的失衡,再加上採取和台灣人隔離的城市統治策略.
特別的是,當時享受配屋高官的國民黨家族,應有不少都已移民美國
而尾隨來台的軍中榮民們,却寄居於這些日治時期的眷村,一待30-40年,没人理會
領著看也看不到的戰士授田証,和勉強以賣小攤糊口為生的的老伯伯和大嬸.
直到民主時代當家做主,有投票權後,眷村才開始一個一個的改建,從不眷戀.
有時常想,這樣的現象,到底是因為難以讓自己去面對過往價值体系崩潰的難堪,
而不願保存,還是不願再看到日本時代的建築空間再回到現存的空間體系來重新定義呢?
這也難怪眷村保存,是現階段政府單位裏最没人理,也最不想碰的議題.

看到現在文化局的文創變形金剛,想想過往的在地歷史記憶,我們又能說什麼呢?
反正文創和殘廢的歷史空間中的衝突,在經歷這四年來市政府的洗禮,大家早己麻木
華山車站,西本願寺,景美人權文化園區,松菸,華山文化園區等,在這四年裏
因利益的衝突及土地的開發前導下,其未來發展已失去原來的方向了.
看來最後政府最快的方式,應該還是會拆除吧,對這些眷村日治空間混雜相處有興趣的朋友,
要看要快啊!不然又不知要變成什麼樣了.嘆!


一旁的塗鴨,是哭亦是笑? 過去被連夜火災差點燒毀的鐘樓,是不是這次又要遭受無情的文創打擊呢?


好奇的年輕觀光客,居然愛拍的,不是裝飾塗鴨和"文創花博",反而是古蹟!


被限制進出的輪番所,等著到底要修復還是要被拆除的命運


樹心會館,為了花博,也用了"遮羞裝置藝術塗鴨"來表現台北的美好


誰說居民没參予花博?這張照片,証明"自然花博,美麗台北"的都市景觀設計
隨時無時無刻的深植在台北街景裏


遇到不少遠自香港來的遊客,到了406公園,是否真能了解這個場域的意義嗎?
還是又掉入了一個為美麗活動而觀光的假性需求現象裏?
若是如此,那我們真是要和來台灣觀光的中國人和日本人,說聲對不起!


不要懷疑,花仙子也進註了


是不是文創,花博,又要變成建商都更前的先鋒部隊,做為剷除戰場障礙的前鋒呢?
國外的大型公仔如鋼彈,大多是架設在獨立寬廣的公共空間,
且多是立足於交通要道如火車站口或地鐵車站口,除了凸顯地標外
更重要的是透過知名的卡通公仔來吸引人氣
然而406公園這樣的擺設,佔的整個空間滿滿滿,
加上只知是五月天演唱會上的公仔,没有議題延續性的人氣,這又會是什麼樣的美學及行銷?
前後不一的美學邏輯,實在令人不敢恭維啊!


清心堂邊碩果僅存的洗石欄杆,又有誰知這裏曾是白色恐怖和228關刑犯的場域呢?
走逛至此,真的是麻木無言!


清心堂前的變形金剛,和地上的敵人殘骸,是國民政府打敗下的日本,威權統治下的白色恐怖?
還是都更建商財團利益戰勝全民都市記憶呢?看來都發局的官員,地景歷史的學分,應該是零分吧!


文創,古蹟,綠樹,真是巧妙的對話.
還是要這三個議題來一場世紀大決鬥,打一打,才能分出高下呢?
不過建議要打,請出園區打吧,這裏可是寺堂呢!阿彌佛陀!

7 則留言:

扮臥虎,何必藏龍 提到...

走過中華路該段,才曉得這是西本願寺…

「文創」是用來掩飾歷史嗎?還是用來凸顯歷史的軌跡?還是見證歷史的消失呢…

Inhelix 提到...

文創是建商的推土機,在台北我是這樣認為!

Luby 提到...

假文創之名,破耗古蹟文物,粗俗地亂搞一通。><

Inhelix 提到...

一個基地,可以有古蹟,可以有金剛,可以有裝置藝術,可以有遊民,還可以有綠地,面積還没很大,政府還真是費盡苦心呢!

mei1977 提到...

基本上...
台灣在很多方面
實在蠻原始滴
無奈的是
台灣人自己也該要負很大的責任

Inhelix 提到...

這個責任,
在於找不到自我的美學主軸,
和短視近利的心態,
以及廢墟般的政治及政府!

不理嗑托 提到...

這篇文章推薦到好生活報上囉,網址如下: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10330/3582

張貼留言

請非Google用戶「留言身份」請使用「名稱/網址」,網址可不填,唯勿匿名,以便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