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0日

分享

掰掰了.蓬萊國小.我的教室

From 蓬萊國小舊大樓寫真
拆除壁畫後,才發現老式的黑板就此浮現出來.

友人提及蓬萊國小校舍這幾天要拆,想說擇個時間再去把最後的校園倩影留下來,以免以後徒生遺憾.

這次去時.拆除工人其實已經開始逐班每個教室拆除電線等之類的東西.而我也趁機發現了一些小時侯的學校記憶.隨著時間飛逝.可能若不記錄.以後真的記憶就回不來了.看看這個校園.明年就100年祭了.却没有一個日治時代的校舍留下來,今天看到一本79年的校慶特刊.內容記載當時80年校慶.日治時代曾在此處就讀的日本校友還曾組團回來,看到當時日治紅磚校舍已拆改建成新校舍的遺撼,對現在的我們未嚐不是呢!其實這棟建築對我而言己是我對蓬萊的最後記憶,若没了,只能說就像連結一樣,就斷了.

一個歷史悠久的學校,一定有他的悠久校舍,日治時代的留不住,50/60年代的又留不住,那我只能說這個學校就無法以過去悠久的歷史及著名的校風影响後世了.

歷史建物及人的連結.就像記憶一樣,很難再恢復.我真的懷疑,這種一直不尊重記憶及建築的文化,人和人還會有連結嗎?可能再過20年,走在台北市的三市街,對我來說,真的是孤獨又陌生.

From 蓬萊國小舊大樓寫真
更重要的,以前的木製粉筆盒抽屜還在

From 蓬萊國小舊大樓寫真
讓我回想起下課時要幫老師打板擦兒的日子,還有打板擦兒的鞭條.

From 蓬萊國小舊大樓寫真
淨空的教室

From 蓬萊國小舊大樓寫真
厚厚的樓梯扶把,已被拆除留做紀念用

From 蓬萊國小舊大樓寫真
累積數代的堆積玩具層

From 蓬萊國小舊大樓寫真
小四我的教室,HCM,LEG,您們還記得嗎?

From 蓬萊國小舊大樓寫真
這個每天小時上學時的角度,第一個看到的.就是"陳祖厝"

From 蓬萊國小舊大樓寫真
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陳祖厝屋頂,幼獅獎狀的來源

From 蓬萊國小舊大樓寫真
掰掰了我的教室

From 蓬萊國小舊大樓寫真
小朋友貼滿的祝福

From 蓬萊國小舊大樓寫真
小時侯的課程表木框

From 蓬萊國小舊大樓寫真
日治早期大稻埕公學校著清服的小學生校長老師合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非Google用戶「留言身份」請使用「名稱/網址」,網址可不填,唯勿匿名,以便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