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0日

分享

百年的三板橋共同墓園(1)戰後康樂市場及條通日式官舍

日本時期俗稱三板橋的共同墓園,不只是離我家最近的重要歷史聚落,更因這塊區域,自1898年以來,就一直是台灣僅次於台灣神社的重要日本官方歷史場域,再加上戰後遷居來台的外省北北佔據了大片的墓園,席地而住,和其它台北中華路及的眷村現象没有二樣,我還記得那時和母親去安樂市場買菜的場景,以及裏面炊煙肉粽的味道,形成一幅既凌亂,但却神秘的特殊場景,難以忘懷,而導演萬仁也以這個區塊為主題,在1985年拍了一部"超級市民",難得的記錄這一區塊混雜的城市景觀.一直到1997年阿扁拆除地上違建改建公園與馬英九和台大城鄉所的抗爭,雖然解決了長年以來歷任市長都無法解決的都市之癌,但却也没真正把這百年來的墓園好好的去做歷史的研究和保留,徙留現今一大片著名的狗公園,雖然讓四處的民眾可以散步運動,但却没有保留任何的一絲一亳的日本時代墓園史蹟及眷村的遺跡,輕易的讓綠化的公園抺除了中山區裏最重要的城市記憶.


這張照片是很早從網站上抓下來,不知主人是誰,若有人發現,請告知以便連結維護其版權.
此照片應可以明顯的看到大約為戰後1970年代左右,為現今國王飯店頂樓往欣欣大眾方向拍攝,當時欣欣大眾己矗立於14/15號公園旁,鏡頭前的建物為極樂殯儀館.其始左邊的一條很明顯的招牌露店馬路,就是林森北路,當時還没拆的眷村違建小吃露店,還記得當時還有水餃等北方麵食店家,寵物店以及白鐵號在此經營,常在下班燈紅酒綠之時,人潮擁擠,生意還好的很咧!

重點是這張照片應証當時的印象,進入康樂市場(現在的14號公園靠近林森北路一邊及南京東路口)時,鐵皮屋頂下的通道和菜販攤位,其動線就是墓園的四方形四週,也就是照片裏白L形的通道部份.


上面更新的Google Map,紅線為通往火葬場的道路,部份道路現在在台北市裏還清晰可見(假以時日再上PO),藍色部份是戰後在墓園區裏成立康樂市場的通道,正好和墓園週圍道路重疊,而右側二條藍色虛線,也是記憶中這一大區塊裏的小通道之一.而這二塊墓區,有一說右邊藍色區塊為明石元二郎墓園,左邊紅色區塊則為及木希典之母的墓園.但依這些照片看來,明石元二郎之墓因在紅色公墓區裏的右半側,而乃木希典之母的墓園則在現今的14號林森公園一側,至於藍色的區塊,則有待進一步查証.


感謝以上違建拆除時,矗立於瓦礫間明石元二郎鳥居的照片(二郎的照片 ),可以清楚發現其鳥居面對的方向是晶華酒店,也証明明石元二郎墓園是在右邊一側的墓園裏,而晶華酒店那塊空地也為日本時代重要的敕使道通往墓園的重要通道.


回到公園內的現況對比,墓園旁的樹已長大,鳥居己遷離到228紀念公園,只剩一大片綠地公園,
不過還隱約可以看到遠方二顆樹代替鳥居的身影


樹下的明石元二郎墓地遺址紀念碑,不知此位置是否真為原點?因為從過往紀錄照片的鳥居及原址照片看來,應不會相距這麼遠,且也墓地的方位和鳥居的關係也不太對.再者,每次經過看到這個紀念碑,都加減會看到被小狗尿尿的痕跡,實在很看不慣這樣被不尊重歷史的市民,也没公德心的市民行為.可見我們的市民,離國際化的現代公民程度,真是還差了一大截.


對照美軍1945轟炸鳥瞰圖中,墓園離瑠公圳還有段距離,可見這個墓園,主要是靠近林森公園(14號公園)較多,康樂公園(15號公園)較少,和我們一般人的印象有差.而其15號公園右側又有一塊長方形類似拜殿的地方,不知是不是早期所謂的舊火葬場的地方.墓園區裏中央圓形的空地,也在1960年代以後,拆除打通道路,成為1967年的林森北路.其南方的大正町,做為官舍的條通,更是井然有序,還記得以前1985年左右剛搬到這附近時去拜訪大姑家時,路上還仍有不少老式日式房舍在其中,一間房舍一棵樹,從長安東路的四條通到南京西路旁的十條通,已不見任何這些日式官舍,有也只剩下二條通裏中山路旁的二條通咖啡館了.


照片中左方的ㄇ字形官舍,以及墓園凸出的四角地形,是現階段唯一可以証明三板橋日人公墓區方位的唯二地理紋路.可惜現在ㄇ字形官舍也被拆下來蓋大樓了(就在南京東路一段春水堂後面,只能到GOOGLE地圖上才看的到了.)


少數在大正町附近現存較完備的洗石托架宅院,
位於地圖原來墓園凸出的四角地形附近


碩果僅存的完整日式宿舍,老樹,日式黑瓦及檜木雨淋板,
比二條通咖啡廳還要完整,且還有人住,一旁正在蓋大飯店


中山分局後面著名的三板橋餐廳,戰後曾為醫院診所,
其半圓形壁柱頗具特色,是這區塊裏另一重要建築
可惜改為餐廳後格局己變


另外,左上方的一塊長條空地,為過去日本有高級官員來台參拜台灣神社後,回程經過敕使道時順道會通過這空地到墓園參拜明石元二郎及乃木母親之墓時必經之路.而這空地,就成為現在最熱鬧的晶華酒店.然而戰後這塊地和飛虎隊陳納得將軍遺霜陳香梅有關,也因其關係和東帝士合作蓋起了麗晶酒店,就是今天的晶華酒店的前身.而現今晶華酒店到中山北路的公園,一間始為了讓飯店車流動線方便,麗晶酒店想把它的停車大廳延長到中山北路,遂而想把通到中山北路前公園的規劃,也因時代的更替(進入民主時代,公家的地不是私下溝通就可以解決的),而變成無法化為己用的中山北路空地,在陳市長任內就改為綠地公園,而後馬市長上台後又把它轉讓給晶華酒店認養,變成現在和飯店相輔相成飯店延伸的公共空間.

11 則留言:

Net- 歐失利姆 提到...

這裡啊~ 以前我在這裡閒逛 還會看到一些墓碑石塊....~ 後來 違章建築拆掉後~ 想說 這裡的歷史遺跡 會被部分保留~ 不過好像都沒有~ 實在是有點可惜~ 當個沒有歷史的台北人 好像是大家共同的宿命~ 很高興 大哥有你還這麼有心~ 讚!

狡猾的狐狸 提到...

明石元二郎的土地融入感竟然比化獨漸統那口灶更強烈,
這真是讓人奇怪不解的事情

印海 提到...

日本對台灣有一種同是鏈島地形又雷同風俗的眷戀(尤其是原住民),在樺山資紀1874年的蘇澳行日記裏,可以看到在台灣後山未定論的前題下,是如何看待後山原住民的台灣的!這個把台灣當成反攻大陸的暫居之所的心態迥然不同.

王辰豪 提到...

goodjob

Hank 提到...

《臺灣の山林》第132號 p.69收錄有三板橋共同墓地平面圖,可利用 日治時期期刊全文影像系統 查詢

Inhelix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Inhelix 提到...

http://inhelix.blogspot.com/2011/01/2.html
已加註在以上"日本時代的葬儀堂和火葬場"內文裏

Inhelix 提到...

不對,此篇文章實在非常珍貴,
連同用石建材及施種樹木類種全部整理,
以及當時台北市役所所管理的墓地都有整理
等仔細看完再完整上PO

daniel 提到...

聽說臺灣總督府殖產局技師田代安定紀念碑也在這個墓園,不知道有沒有人知道事情的經過.

daniel 提到...

聽說田代安定紀念碑也設置在這幕園,有人知道事情的經過嗎?

Inhelix 提到...

這可能要再找日日新報看看.

張貼留言

請非Google用戶「留言身份」請使用「名稱/網址」,網址可不填,唯勿匿名,以便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