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3日

分享

華山車站(5)--白色恐怖下的URS27文化創藝


1951年5月16日一大早,受共產黨台北工作委員會案牽連的蘇友鵬及胡鑫麟,從軍法處軍人監獄被押解到華山車站,等著送往基隆的碼頭,航向被自己建造的監獄來進行思想改造的綠島,將近一甲子後的6月19日,我們的台北市政府,以創意文化之名,邀請不知情的藝文工作者,再度以"景美人權園區事件"的翻版,讓弱勢的歷史文化保存工作者和文化創意者之間再度產生對立,更諷刺的,居然是採用白色底牆貼上紅色的蝴蝶來象徵讓這座建築物飛出未來發展的想象,真是對這塊華山車站過往在地歷史記憶的挑戰.

你可以說歷史己經過去,要原諒和寬恕,我說偉大的政府,若對弱勢更加的貼心,更加的關心,把這種財大氣粗的表面文創包裝資源,對這些過去幫助我們受苦受難的人們,多一點彰顯,多一點張揚,那你得到的,不會只是個政績,而是人民對你的尊敬,而這些年輕的藝術文創者,也會擁有更多的文化土壤,更多的包容心胸,去面對該有土壤元素裏的創作,政府應是用對的方式,去幫助他們自由的創作,而不是又是讓他們再次在這個不論是鐵路車站保存的爭議中又在歷史建物上搞個滿身灰,或是用這種白色的象徵來刺激60年前的往事.看到今天華山車站這樣的現象,簡直是另一種白色恐怖.

不過更奇怪的是,這樣的事件,反而一些以前研究白色恐怖或台共的學者作家,全部没了聲音,這種現象,反而是我近年來一直在思索的問題,到底這些人是出了什麼問題,是被自己心目中的原鄉綁架了嗎?還是政治資源已讓他們無所言語?若是如此,那真的也是無言了!


參考資料:
藍博洲:消失的台灣良心 INK出版社
曹欽榮:綠島‧希望島‧再生島 這一批1951年送到綠島的思想犯,就有200-300個人之多,那之前之後加總的,更是不計其數
陳英泰的部落格:4-5-0 第五節、流放到綠島裏面更是敍及到受共產黨台北工作委員會案牽連的蘇友鵬及胡鑫麟等200-300人,從軍人監獄北所送到華山車站再往基隆等船去綠島
陳勤:天空在屋頂的另一端她是真正在共產黨台北工作委員會案裏,完全無關的受難者,只因和郭琮琇的老婆是同學說些話,就被抓了!在台北是先抓去台北監獄(就是今天要成為明日華爾街的華光社區),到了1952年再送往華山前往綠島.
維基百科,台北市工作委員會


為了花博和好好看,封閉了的空間,及整個中山區一體化的建築裝置藝術,再加上URS系列品牌量化的操作,這樣的量化,創作能有什麼質地的新展現嗎?這種拼貼的建築破壞,在外國已是最落後的裝置藝術了.


被封閉的窗戶,如同藝術家不想讓人再看到建築與歷史的對話般,讓紅紙蝴蝶想像的飛起來,代表的,難道是白色恐怖受刑人在這個開往綠島啟始站的心情嗎?


我說它是愛的文創豪宅樣品屋,有朋友却笑說更像是台中的LOVE MOTEL

2 則留言:

扮臥虎,何必藏龍 提到...

要不綁些氣球,來個天外奇蹟算了…
原來文創就是這樣子搞呀…

印海寺的奇想如是說 提到...

文化創意產業,這是近年來我個人覺的最怪的產業定義,各產業裏的創意翻新算不算文創?電子業走了20/30年每天都在做創意設計,算不算文創?再者,以創意藝術之名行文化歷史破壞之實,算不算文創?看到華山,看到松菸,又看到剝皮寮,没有文化元素保護的文創,巧思總有枯竭的一天!

張貼留言

請非Google用戶「留言身份」請使用「名稱/網址」,網址可不填,唯勿匿名,以便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