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7日

分享

陳一郎 80年代的台語歌王


那天網友在PLURK上請大家尋找80年代藍領階級台語歌曲代表時,很多人都提到沈文程,但在我心中,腦海裏却浮現出陳一郎的這首"行船人的純情曲",也讓人開始懷念起80年代裏那些被人認為悲情酒國的台語歌星是如何撫慰了當時藍領階級苦澀繁碌的中下生活.

台灣的80年代,是個自普及的鄉村社會開始邁入都市化的重要年代,當時不少年輕人為了尋找更好的發展機會,遠離故鄉來到都市發展,有時就為了一個工作的機會,早出晚歸,擠在很小的宿舍裏,過著以工作為生活的日子,而對家鄉的思念,也只能靠"拉機又"(Radio)裏的悲情台語歌來抒發情感,這樣的社會現象,絕對和後來林強90年代解嚴後出來唱的"向前行"那樣無謂困難勇往直前有所不同.而那樣的年代,大都可以從吳念真編劇的自傳電影"戀戀風塵"可窺一二.當時最代表性的歌手如"沈文程"(1955)台東魯凱,"蔡振南"(1954)嘉義新港,"陳一郎"(1952)屏東東港,都是1955-1950左右時代出生的人,也均在30歲左右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而成名於庶民街巷間.

其中現在最少人在提起的陳一郎,更是這些歌手裏非常特別的歌王,怎說呢?他當時紅的程度,應可算是只要到任何工地都可以聽到他的歌聲,出身自屏東東港附近,加上曾在地那卡西走唱了"行船人的純情曲"被發掘進而讓這首歌紅遍大街小巷,進而成為當時最紅的台語藝人,現在再仔細看著當時幾乎是天天在工地裏24小時放送的歌曲及其中的歌詞,完全的離鄉背景出外打拼和酒場拼酒的氣味,正訴說著當時政治低迷,經濟掛帥,遠離家園打拼年輕一輩人的無奈,而陳一郎的形像,也因其貌不揚而扭曲為後來的丑角諧星.不過在回顧那80年代可以撫慰庶民的心情和填補老式台言歌曲人材凋零的巨星裏,真可以這麼說,陳一郎是一個被低估的台語歌王.相信現在同為50歲左右的人,應可以完全體會當時的情景,也正是初中高中時期三不五時要在工地裏幫忙工程的我,重要的母語歌曲記憶!而後外島當兵,進入職場,若有任何應酬團聚場合,也總少不了在點歌簿裏看到這些歌曲,成了和阿姨阿伯長輩們難得的共同歌曲記憶!

行船人的純情曲
詞曲:夏進在
八月十五彼一天,船要離開琉球港,只有船煙白茫茫,全無朋友來相送,
滿腹憂悶心沉重,若無愛人伊一人,堅心忍著純情夢,帶著寂寞來出帆。
生活海面行船岸,海水潑來冷甲寒,為著前途來打拼,心愛應該了解我,
無情風浪怎未停,心事一層又一層,奮鬥打拼的男性,將來才有好前程。
船若入港兩三天,又擱趕緊要出港,阮的愛人無來送,叫阮怎樣來出帆,
行船的人免怨嘆,心情著愛放輕鬆,等船重入琉球港,約束心愛伊一人。

留戀什路用

作詞/葉俊麟 作曲/邱芳德 演唱/陳一郎

你再三表明 無論好歹也陪伴我過一生
河邊的談情 纏綿的橋頂 如今變成腦海中的走馬燈

既然你已經對我冷冰冰 我也未凍挽回你的情
失敗是失敗 意志我真堅定
好好擱來去找前程 腦海中的走馬燈 留戀什路用

紅燈碼頭

作詞:莊啟勝 作曲:愁人

霓虹燈閃爍的夜景 照落水面陪海泳
港邊思念妳無心情
明明青燈煞來看做是紅燈
不通啦不通無情 你的心肝不通彼絕情
誤會造成不幸 白白來犧牲
請妳著原諒 甲妳稍參詳
珍惜五年的感情
啊~~回心轉意
港邊的青紅燈 若無妳我分不清

男兒漂泊的心情

詞曲/邱芳德

留戀也無路用 傷心是誤前程
不是對妳無感情 不是愛妳無盡情
無奈的無奈的環境 叫我離開妳為妳犧牲
可憐啊可憐啊 妳我來受苦刑
這款的戀情
怎樣心平靜 怎樣心抹凝
忍受痛苦 祈禱妳的幸福一生
男兒本是漂泊的心情

用生命所愛過了人

作詞:黃瑞琪作曲:邱芳德

妳是我用生命所愛的人
如今叫我放棄絕對不甘
過去與我感情博彼重
為何隨時反面將我來放

對妳心內還是抱希望
無論是三年也五冬
但願你有
回心轉意的一天
因為妳因為妳
是我這世人
唯一所愛的人

阿郎阿郎

作詞:黃容正 作曲:邱翔

安定生活人人愛 不通失想來做歹
何必怨歎運命歹 路是自己行出來
你若有心事 無人通瞭解
請你勇敢表明出來
不通強忍吞落腹肚內
社會人人不是無血無目屎
阿母請妳來諒解 過去做錯是阮不該
做人著愛自重自愛 道理啊已經瞭解

流浪的歌聲

作詞:蔡乙洲 作曲:蔡乙洲

有啥人無愛故鄉 
有啥人願意來流浪
他鄉的我為前途打拼 
心愛的請你等待我

企惦樓窗看月影 
天星明瞭阮心聲
一聲一聲叫你的名 
唱出著流浪的歌聲

可憐的酒家男

紅燈的姑娘我問你
為何你來落紅塵
酒家男陪酒有原因
交際應酬展風神

有飲傷肝無飲傷心
燒酒擱再斟
借錢借票看人頭面
燒酒打拼斟
紅燈碼頭的黑美人
要跳舞我駛引
要乾杯愛紹興
感情若要行乎親
著要等
等我春過面


以上歌詞摘錄自 ※Mojim.com 魔鏡歌詞網

延伸閱讀:
從台灣聽世界--陳一郎-行船人的純情曲
裏面敍述到了這首歌本為一位行船素人做的詞曲,没想到陳一郎一唱一炮而紅,
又是一首素人創作而紅的台語歌,有時想想,
台語歌就是這様,是凡人的歌,是給庶民可以朗朗上口安撫人心的時代音樂啊!

2 則留言:

Nick_du 提到...

這幾首歌讓我想起在金門的卡拉OK 還有那群現在不知道在做什麼 來自五湖四海的弟兄們

印海 提到...

好像到外島的都會唱他的歌呢?馬祖的也一樣,這樣會不會洩漏我們的年紀?

張貼留言

請非Google用戶「留言身份」請使用「名稱/網址」,網址可不填,唯勿匿名,以便回應!